首页 > 环保园地 > 环境时评

惊扰就是伤害!

来源:新京报 时间:2017-10-09

  聚讼纷纭的“越野车追逐藏羚羊”事件,成了长假期间最热门的新闻。这起引发社会公愤的事件,眼下也到了行将画上句点时:据报道,8日晚,西藏自治区林业厅依法对7名涉事人每人处以15000元罚款,共计105000元。

  每人被罚1.5万元,乍看似乎跟舆论怒气值不成正比,但重罚本就该依法依规,“不重罚不足以告慰舆论”也是种苛刑迷信。起初网传的“越野车疯狂追逐碾压”和“致多只藏羚羊受伤死亡”,都被证实与真实情形存在出入,这样严格按照法规来的处罚力度,可谓错罚相当。

  而在此前青海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回应称“已对涉事司机进行了处理,但具体情况不便透露”的背景下,西藏林业厅将所谓的“具体处理情况”透露,其中还包括对事发区域管护员和管理不力的涉事部门处理问责信息,也算是呼应了公众对处罚信息公开的诉求。

  处罚虽了,启示仍在。该事件留下的启示就是,要遵守规则,也要谨记常识。

  不惊扰珍稀野生动物,既是规则,也该是常识。事实上,早在2015年,国家林业局就曾发出通知,严禁游客与珍稀濒危野生动物近距离接触。特别是对藏羚羊这类天性胆小,受到惊扰后可能出现强烈应急反应进而造成心肺功能衰竭的物种来说,避免惊扰更是不可逾越的红线。

  该事件中,几名游客说是出于好奇故将车辆驶离公路进入保护区,以便更近距离观察和拍照。听似没有伤害藏羚羊的主观意图,可是无意识地伤害也是伤害,对动物有无造成惊扰是以结果论而非动机论。追赶藏羚羊行为因此成了舆论靶子,不冤。

  值得一说的是,为拍照而擅闯禁区或擅自违规,也成了当下文明旅游的“新患”。依托手机的拍照,本质就是社会学家约翰·厄里提出的“旅游凝视”,它往往嵌入了自我本位视角。拿该事件来说,这种自我本位的“闯入”,显然有违人与野生动物交往时的重要原则——尽量不要打扰动物,让其按自己的生活方式生存。

  对珍稀野生动物来说,近距离拍照本就是种惊扰,而惊扰本身就是伤害。真要爱惜这些野生动物,正确打开方式应是尊重其天性、遵守野生动物保护规则,而不是为了满足拍照快感等目的制造伤害。